後記

2021年5月,因為疫情的緣故,全臺情緒高漲,三級警戒更讓情緒蔓延,同時間也一再熱播的新聞,則是延續著2020年的無風無雨至2021年旱象仍絲毫未解,據媒體報導是56年來的最大水荒,各大水庫缺水乾涸也間接使全臺在5月份輪流限電;然而因為開始追索石門水庫的歷史,水庫對採訪團隊來說不再是一個在課本中讀到的、偉大的經濟建設,透過本次針對泰雅族人的訪談,挖掘當年臺灣誇耀頌讚的重大建設背後,有多少人被迫背負「完成大我」的美夢。

臺灣確實是一個缺水之島,針對水庫建造前關於旱象的報導及相關氣象研究,在1960年前後的十年間正經歷如2021上半年的水荒,若再以媒體所稱「56年來最大水荒」,則那場水荒的時間點是1965年,水庫剛建成不久的年代,而查閱1960-1965年的舊報導,確實可發現不少關於缺水而引起的紛爭。缺水固然是政府急於解決的民生問題,若再檢視當年的背景,那是全球迷信大水庫建設的時代,當時的政府也正急於建設臺灣以發展經濟、農業增產以支應人口成長,然而這些客觀因素是否能凌駕在個別族群之上?

在訪談中,受訪者一致的反應是指出當年長輩缺乏與外界的聯繫且不熟悉現代政府的運作方式,同時當時政府或許在溝通傳達上不若今日透明、資訊的取得亦不如今日便利,而知識的落差使雙方資訊不對稱,總總因素形成後來的結果,傳統價值觀與現代政府運作的衝突未解,建設卻已落在世代賴以維生的土地上。本次受訪者大多出生於1950年代,他們已接受了現代教育,能夠理解當年政府建造石門水庫的原因,但同時他們也看見長輩經歷的痛楚,這些痛楚深烙在長輩的身心卻無法對外訴說,透過現代各種管道「討公道」就是他們能安慰長輩、也為族群爭取平反的方式。

採訪過程中也接觸到住在其他部落受水庫影響而遷居者,如霞雲坪的陳姓家族,以及為石門水庫遷居者做紀錄的社團或團體,如臉書(Facebook)有「大潭新村」的私密社團,此外如桃園的京兆工作室也正進行客家族群的田野調查,可於「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找到相關紀錄。

本書編製過程中,關於審查意見亦十分寶貴,雖因主題之限制無法一一納入書中,例如謝世忠教授建議過去紀錄應與現實狀況互相參照,讓本書能有更高的可信度;中原大學陳其澎教授提及關於當時在同一時空下,美方顧問居所與正流離的族人之間的強烈對比;而行政院政務顧問伊凡諾幹則指出轉型正義之必要,同時亦不可忽略族人數次陳情及現在仍在爭取正義的努力;所有寶貴意見均使本書之內容更加周全。

cross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