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建設時代的石門水庫

1960-70年代,是國內同時進行多項重大建設的年代,以政府之力全力發展工業與經濟,石門水庫便是當時建設的一環,有其特殊的時代意義。

大漢溪原名大嵙崁溪,最早稱為大姑陷溪。大姑陷是「Takoham」之音譯,源自於平埔族霄裡社人對今日桃園大溪區的指稱,後來因為「陷」字不吉祥,才依照「河崁」的天然地勢,將「大姑陷」改稱為「大姑崁」。清代同治四年(1865年),為了慶賀大溪當地的李騰芳高中舉人,又改稱「大科崁」,之後臺灣巡撫劉銘傳又改為「大嵙崁」,河川也跟著被稱為大嵙崁溪。在1966年的12月,才由臺灣省政府改名為今日所稱的大漢溪。1

在臺北盆地形成之前,古大漢溪和古新店溪是兩條獨立流入海的河流。因臺北下陷成盆地後,古新店溪轉往北流,同時也加速了上游的向源侵蝕作用(因為坡度變大而向上游侵蝕),源頭慢慢向南切割山谷,越來越靠近山谷另一邊的古大漢溪。最後終於在三萬年前,在石門地區發生河川侵奪(「低位河」越過分水嶺搶奪「高位河」上游集水區的現

象),地勢較低的古新店溪切穿山谷將古大漢溪襲奪,導致大漢溪在石門附近直角轉彎,下游的大漢溪改向北流,轉向流入臺北盆地,而現今的桃園台地群就是大漢溪被襲奪前所堆積的古石門沖積扇。大漢溪改向後流量增加,侵蝕基準下移,於是才形成規模龐大的大溪河階群流域。同時,此一地形變動,也使得桃園台地無大型河川,容易因天候而導致乾旱。

清代開始,先民為了灌溉農地,雖然積極開築埤圳,但桃園因地形因素仍是只能蓄集降雨、仰賴天候的「看天田」;在日本時代,有桃園大圳從石門峽口引入大漢溪水,讓桃園台地可受到大漢溪的滋養,但因為地勢關係,桃園大圳僅能灌溉地勢較低的北桃園,水量也因季節影響而不穩定。而日本政府在當時就已經提出了在石門峽口興建石門水庫的構想,後因經費、技術和戰爭爆發的歷史際遇,這項計畫沒有繼續發展。2

戰後,為了解決桃園大圳與大漢溪下游灌溉區的用水紛爭,以及克服旱季缺水的問題,地方政府組織「新竹縣石門水庫建設促進委員會」,運用地方經費在1949年先完成了三坑子到石門壩址4公里的公路,是水庫工程調查和勘測的重要基礎建設。1950年,新竹縣被重劃為新竹、桃園、苗栗三縣,委員會也因此改為「桃園縣石門水庫建設促進委員會」;隔年6月又改為「大嵙崁溪石門水庫建設促進委員會」;最後終於在1954年4月,由經濟部組成設計委員會,開始了後續10年由中央政府主導的石門水庫建設計畫。

從過去氣象資料顯示,臺灣存在著乾旱週期的現象,1950-60年代正遇上了這樣一個極端乾期。3或許現在很難理解在沒有水庫的年代,因旱災爭水的情況有多嚴重,僅僅從單一網站蒐尋單一報紙關於「爭水」的關鍵詞,在這十年間就可以找到130筆資料,標題往往直書程度不一的鬥毆,甚至死傷。

1954年8月,桃園縣長徐崇德等呈報總統的陳情書事由即為

「為呼籲桃園新竹一帶旱災嚴重,請早日興建石門水庫工稆,以蘇民困由。」4到了1955年初,仍見報章中說明當年度苦旱,致春耕時期仍無法播種。

接下來的10年間,石門水庫興建的計畫經歷了各政府部門間的協調、合作,民間力量的協助,以及多次改組,從「石門水庫設計委員會」到「石門水庫建設籌備委員會」、「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一步一步地在軌道往前邁進。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是1955年5月,石門水庫設計委員會以定案的計畫內容,透過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向美國國際合作總署提出美援申請,經審查與修正後,隔年4月獲得核准,7月終於由行政院成立「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正式展開為期8年的建設工作。

備註:

1. 大溪區公所網站,2021 年 10 月 15 日。
2. 經濟部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石門水庫水文化初探》。2019 年 12 月初版。
3. 卓盈旻、盧孟明(2013 年 12 月),臺灣地區近百年極端乾期變化分析。中央氣象局科技中心。
4. 經濟部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區(2020 年 7 月)。水起,引水思源 石門水庫建設時期檔案故事, 第二版,第 8 頁。

cross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