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最初的起點

幾乎供給了北臺灣用水的石門水庫,在1956年開始興建,1964年正式啟用,至今已經半個世紀過去,這五十幾年來的經濟發展與民生用水皆有賴於它,我們的日常生活也實質地受惠。當年興建之時,它是臺灣第一座多功能水庫,也是遠東最大的水庫。這些在設施與工程上的挑戰,固然已是驚人的壯舉,不過除此之外,對於石門水庫淹沒區原住民的安置,以及後續延伸的人權、人道問題,更是興建水庫過程的一大考驗。

2021年初夏,本文採訪撰寫時,臺灣已超過一年沒有颱風登陸,上一次全年無颱風登陸紀錄是在56年前了;久旱未雨,全島居民對限水、缺水都有或多或少的恐慌。大雨降下的那一天,大家都舒了一口氣,石門水庫的線上即時影像一時成為社群媒體上廣為轉發的連結。看著石門水庫的低水位在迷濛的雨景中漸漸回升,讓在家中防疫的民眾感受久旱逢甘霖的喜悅,透過螢幕從各個角度欣賞石門水庫的雨中美景;影片還搭配上官方所選配的各種音樂,在不同晴雨中一睹大漢溪上水庫的各處景色,令人印象深刻。缺水警示解除之後,疫情警戒與居家防疫狀態仍繼續,這則石門水庫集水區的即時影像的點擊率,卻因緣際會地在網路上持續著,每當好天氣時,在家裡欣賞石門水庫的即時影像,成為民眾被悶在家中一解出遊慾望的消遣選項之一。

當新聞每日播報水庫見底新聞時,不免讓民眾焦慮何時天降甘霖可解旱象,卻也可見到一些好奇的民眾趁著機會去看看水庫底部是什麼景象,近年最熱門的大概是日月潭水庫相疊的九蛙銅雕,另外則有一群人會特別關心水庫見底的新聞,他們去水庫並非基於一種觀光的心情,相反的,是一種緬懷、思鄉的情緒。

石門水庫供應桃園市全區,以及新北市板橋、土城、新莊、三峽、鶯歌、樹林、林口、泰山、蘆洲、五股、八里等地區用水。不但供給了北臺灣各處重要的民生用水,石門水庫風景區美麗的景色、周邊蓬勃發展的觀光產業,使水庫成為北部民眾休閒遊憩的好去處。而在這大壩美景之下,群山高低、遠近起伏的層層巒澤光影間,不禁令人好奇這湖光山色延續到水面下曾經的樣貌,原本的山景水色間又是居住著什麼樣的一群人?他們經歷過什麼樣的故事?如今又身在何處?

回顧2002年5月的一則舊新聞〈石門水庫乾枯,卡拉部落族人壩底尋根〉,報導中當年的初夏也久旱不雨,全臺灣同樣籠罩在缺水的危機之中。而這則新聞的主角,是一群因為石門水庫乾涸才得以有機會回到原淹沒區尋根的卡拉社部落後裔。石門水庫的上游集水區,因為長期無雨,河床在此時已裸露乾裂,儘管卡拉社部落族人的舊故里早埋在淤泥下,這樣的一則報導,仍讓人產生深入挖掘、了解的好奇心。

石門水庫興建、蓄水之前,沿著原本大漢溪流域兩側有許多聚落和廣袤的良田。依據最早到卡拉社生活的林家敘事歌謠,家族歷史最早可追溯到約1670年,記述者林誠榮十五代前的先祖來自於南投霧社,首先遷徙至發祥,接著一代接一代持續不斷地遷移,至紅香、喀拉業山經思源埡口到新竹鎮西堡,又越過李棟山到桃園復興區的竹頭角;到第八代前的祖先時約是1802年,已居住在竹頭角長興部落;約在1870至1890年,三代前的高祖從長興下到石秀坪而始有卡拉社部落。1

百年間這支大嵙崁群的泰雅族人,從霧社一路翻山越嶺來到大嵙崁溪畔的卡拉社,幾乎橫跨了半個臺灣。未料接下來的遷徙路徑卻是因現代國家發展的水庫工程而被迫離開家園,最後竟結束在由政府安排的觀音海邊的大潭新村。

楊索2在其〈失去部落三十四年的卡拉社人〉一文中,引用了一首泰雅族的歌謠做為全篇開頭:

我已經很老了

我即將靜悄悄在山林裡死去

晚上你們將聽到

從黝黑的森林裡吹來的風聲

我的孩子們

你們不要怕

那是我回來看你們

而今這支歷經百年遷徙的大嵙崁群泰雅族、石秀坪卡拉社族人的後裔已然四散,祖靈回來看子孫的文化傳承也將無以為繼,這群被迫遷離自己家園的泰雅族人經歷過什麼樣的生命故事與心路歷程,我們只能從一切的開端處,石門水庫的興建開始仔細地一一追溯找尋了。

備註:

1. 2021 年 6 月 28 日,林誠榮口述於桃園復興區家中。
2. 楊索 1994 年。失去部落三十四年的卡拉社人。中國時報,12 月 5 日 23 版。

cross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