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國用 - 泰雅文化的記錄者

訪談/撰稿:呂紹凡、嵇景芬
攝影:萬民
訪談日期:2021.07.03、2021.08.25

宋國用1957年生。宋家原先的部落位於後山的高義里,父親因為要買田而移居到澤仁里角板山公園底下的區域,才從後山搬到前山。拿著筆在空白紙張上畫著宋家移居的路線,也說著過往的故事。

輾轉遷移

在卡拉社群當中,宋國用家族的經歷並不是最典型的,他家原本住在溪口台,由於不受水庫蓄水影響,因此在第一次遷移時,並未計入遷移戶當中,也就不曾住過中庄。大約在他6歲那年的颱風讓宋家成了受災戶,回憶當時,舊的溪口吊橋就在家的正門口,他親眼看見溪水暴漲貼到吊橋橋面,最後吊橋被山上沖下來的漂流木撞毀。颱風淹沒了家中房屋、田地和一台很貴的割稻機,後來政府統計受災戶時才將宋家列入遷移到觀音大潭的名單裡。

那時候要從原部落到靠海的大潭,必須輾轉移動很遠的距離,從復興坐公車,到大溪轉車到中壢,再從中壢轉車到觀音,在觀音又才再轉到大潭新村;而到了大潭的第一印象,入目滿是泥沙,根本沒有好的土地,不可能種植作物。

後來宋國用當兵在龍岡士校住校,只有放假時會回到大潭看家人。大姐跟爸爸住在大潭新村,努力了幾年依然沒辦法種稻,只能種一些地瓜之類的作物,主要的生計是靠大姐養雞維持。而大潭新村的房子主要居住者也是大姐,父親還是在山上與大潭之間往返。直到高銀鎘汙染事件爆開,他們一家就離開大潭了。

看見不同的世界

家中食指浩繁,即使有天賦也無力供應孩子繼續讀書,如果不直接工作,進入軍、教體系讓國家養是那個時代的另一個選項,於是國中畢業後,宋國用直接當兵簽下志願役。

在他保存的舊照片和文件中,兩份全英文的證書相當引人注目,當年他20歲,被派到美國受訓的結訓證書上寫著受訓的地點是在阿拉巴馬州的紅石兵工廠(Redstone Arsenal , Alabama)、受訓內容為飛彈雷達修復(Improved Hawk Continuous Ware Radar Repair),一次在1977年長達36週,一次在1981年共2週。

宋國用的受訓結業證書(宋國用提供)

要到美國受訓英文想必是好的,「那時候英文考試成績還可以,其實還差一點點,但就被派去了。」前後兩次到美國受訓,加上長年在軍中面對來自各階層的人,讓宋國用看事情有著不一樣的角度,或許也間接影響了他後來想為泰雅文化留下紀錄的決定。

後來他決定退伍轉考公職回到復興鄉服務直到退休。

學習他族的語言 傳承自己的文化

「kayal是天,hzyal是地,tayal是人,就是漢人說的天地人,泰雅族也有這樣的概念。」宋國用說泰雅族文化最重要的gaga包含了泰雅人所有做人處事及與自然相處的哲學,gaga裡也教導人性本善,「泰雅族人相信人都是善良的。」如果部落裡有個惡人,族人不會放逐他或採取嚴厲的懲罰手段,如果屢勸不聽,那就任他去了。或許正是因為相信人性本善與樂觀的天性,在遇到遷移一事時,老人家選擇相信政府給他們的承諾。

宋國用說:「我們也不會在海裡打魚,我們又不是阿美族。」如果不討論文化差異,只從結果來看,「政府應該把族人安排在靠山區一點。」儘管他認為隨著社會發展,泰雅族人終究會和其他族群接觸,只是恰巧碰到了水庫的興建,這個以國家為名的現代化建設粗暴地迫使族人必須更快速、更斷裂地進入現代工商社會的世界。宋國用強調,泰雅族的文化當中,從來就不是用金錢分配來解決事情,如果政府有用心的安排,應該考慮到他們真正的文化和生活。如今看著眼下,孩子都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圈,對這些過去的歷史並不了解,也沒有興趣主動深入認識,使得泰雅文化嚴重裂解,對關注文化與族群歷史的他來說,或許心碎也不足以形容失去文化的痛。

他還記得小時候在部落裡聽過老人家吟唱古調,藉由古調把自己家族的遷徙歷史吟唱出來,唱詞從最早的祖先開始,唱出每一代長者的名字、從哪裡來,雖然沒有文字卻能傳承家族歷史;當提親的時候,媒人會帶著一家的老人到另一個家庭,兩家的老人就會用古調開始對唱,分別吟唱自己家族遷徙的故事,對比每一代祖先遷徙的路徑、部落,如果唱完發現兩家是有相同家族來源的親戚,婚事必須就此打住。宋國用特別分享這段泰雅口述歷史的吟唱傳統,從他生動的的言談中,可以感受得到對於自身族群的傳統、歷史和文化,都有著他所堅持的認同和見解。

同時,他也解釋了為什麼泰雅族會一直不斷的遷移,在泰雅文化裡,只要一個地方死過人,他們就會把那塊地視為禁地,假使有家人死在家中,他們就會全家搬走,也因此族群的居住空間一直在變化,而輪種的農業方式,

也使得泰雅族的空間一直保持著流動性。直到日本時代,強迫泰雅族定居下來,也影響了泰雅文化奉為圭臬的gaga內涵。

年過60的宋國用,手中拿著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那份文件是他的論文刊登於國外期刊的通知,對於一個已從公職退休的人,大可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但他去讀了碩士又讀博士,是天生喜歡讀書的人,還是只是不想閒著?「我們原住民沒有文字,文化都流失了,所以我要用這個方法留下紀錄,讓自己的文化傳承下去。」在訪談結束時已送我們出門的宋國用這樣說。

宋國用(第三排中間)博士班合照。 (宋國用提供)
crossmenu